设计出品
扫描关注微信公众账号

扫一扫微信二维码

最新报告!微信带动3684万个就业机会

2021-04-30公司新闻

 中国信通院发布的《数字化就业新职业新岗位报告》显示:微信生态在2020年衍生了3684万个就业机会,同比增长24.4%。除了保持灵活、多元的总体就业特点,还出现了一些有意思的新现象。怎么回事?

 先来认识几位朋友。

一、升级传统岗位

 邓敏玲卖水果已经10年了。以前,她只是在门店招待顾客,现在还运营着4个微信社群。

 她觉得,大家的消费观念和方式变了,自己也得跟上。每天,她在群里组织线上拼团,对不同客人做标签,把适合他的产品推荐过去,一来二往,收获了一批忠粉。干着干着,她觉得自己的工作不是销售那么简单,有了连接人的数字化感觉。她的感觉是真实的。数字技术正催生新工种,升级传统岗位。直播销售员、小微信贷员、互联网营销师、在线学习服务师等应运而生。一切只是刚刚开始。

二、就业门槛低了

 中专毕业的温学贵不甘心一辈子在工厂打工,他把改变命运的机会锁定在小程序的程序开发。

 

 因为门槛较低,他不担心学不会,花了两年时间,边学边做,最终成为了小程序的程序开发员。他希望,大家不要对小程序抱有高不可攀的排斥,相反它降低了就业门槛。2020年,小程序的开发和运营等创造了超过780万个就业机会,本科以下学历的个人运营者占比是47%。学历已不是拥抱数字化的主要障碍。

三、下沉到三四线

 养鸡户王素美的家乡孝昌很难被界定为几线城市,不是一二线,那是肯定的。

 疫情下,为了挽救自家土鸡店,王素美学起了直播,希望它跨越偏僻的山区,卖给更多消费者。她注册了视频号,取了“鸡蛋姐”的网名,一周直播四次。没想到,她“翻身”了,卖出了1万多只鸡和30多万枚鸡蛋。王素美的经历就是数字化就业的迁移路线。随着越来越多的非一二线地区居民了解和利用数字平台和工具,数字化就业正从一二线城市迁移到更多下沉地区。仅视频号的运营者在三线及以下城市的分布比例已达42.1%。看来王素美不是一个人在奋斗。

 

四、“微经济”抢眼

 90后的情感类博主小北入坑新媒体是从兼职开始的,工作之余,赚个小钱。她很感谢这段经历,释放了自己的能力。索性,她辞职,全职干起来。如今,小北除了运营自己的公众号和视频号,还签约了50多位视频博主,创建了50多个矩阵账号。大家用“微经济”形容小北的做法,意思是利用数字平台和产品,把副业干成主业的灵活就业。2020年全职人员在微信平台生态就业中占比达51.7%,较2019年上升近10个百分点。这既是很多年轻人的选择,也被视为撑就业的新生力量。

五、就业链变长了

 去年,杨明最忙的事是开发基于企业微信生态的私域流量管理工具。说白了,帮企业把公众号和个人微信号里的粉丝,添加到企业微信,做运营。


 机不可失,很快,产品上线,突破了3万家企业客户。但相比于企业微信超500万家的企业客户,杨明希望发展得更快。于是他把团队逐渐扩大到500人,支持业务。

 企业微信是起点,杨明作为节点,把数字红利传导到500位员工,就业链条延长了。2020 年企业微信、小程序、微信支付等服务商共带动 290 万就业机会。

 好了,听了这么多,数字红利的好处也明白了。你要是有什么经历、感想,欢迎骚扰:tulan2029

文章关键词